清角吹寒

生于世纪末的南方。喜欢文字。喜欢手绘。理想主义者。期盼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 初次听说《大鱼·海棠》是在初二的夏天。很好看的海报,清新文艺,工笔绘成的中国风。是特别喜欢的观感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又零零碎碎听说着电影背后的故事,深深惊叹于两个年轻人为了梦想孤注一掷的勇气。当时他们坚持了已经有九年,而今又是三年过去。这么多年里,或不解或质疑的声音从未间断。而大鱼依旧是慢慢地游。
        十二年之约,有人离开,有人依然期待。所幸这一场关于梦的奔赴,终于在今年夏天会有一个最完满的结局。
        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
        愿每一个小小的梦想都将扶摇万里。
        晚安。